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他之蜜糖,她之砒霜最新章节!

    “去哪里了?”应天急忙追上去。

    “你别追了,她跟司徒弦一起走的,新闻上不是都说了吗?轩辕雪雪要嫁给司徒弦。”

    应问天突然停在原地,“司徒家有什么好的!”

    应丽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她也不觉得司徒家有多厉害,可是爸爸都要巴结司徒家,班里所有同学都努力去参加司徒音举办的舞会。

    她就不喜欢,她喜欢在家里吃甜甜的草莓蛋糕,看动画片。

    司徒弦和轩辕雪雪从学校回到家,司徒弦做了晚饭,等两人吃完饭,他就一人进了书房,一进去就是三个小时。

    轩辕雪雪无聊地看电视,却时不时就瞄一眼书房的门。

    直到门铃声响起,司徒弦出来走到玄关开门,她急忙跟了上去,“谁啊?”

    门外是一个穿着很普通的男人,捧着一个盒子,“司徒先生,您的东西修好了。”

    轩辕雪雪看门外的人给司徒弦的一个密封的盒子,伸长脖子偷偷看。

    “嗯。”

    收了东西,关了门,司徒弦看了雪雪一眼,就走进书房了。

    这下轩辕雪雪更加好奇了,跑到书房门口,偷偷打开一个缝,司徒弦在观察什么东西,而且还在电脑上敲字。

    “想看,就进来,别躲在门口。”司徒弦头也不抬地说。

    轩辕雪雪吐了吐舌头,轻轻推开门走进去,“你在做什么?”

    走到书桌前,有手撑着桌面,盯着司徒弦打开盒子,里面三条钻石手链和一个钻石袖口。

    “你妈妈和你妹妹都有这个,我见过。”一脸羡慕地看着他。

    “嗯。”司徒弦应了一声,继续在电脑上定位。

    轩辕雪雪伸出手腕,伸到他视线内。

    司徒弦不解地看向她,“嗯?”

    “你看啊!”

    司徒弦低头看着她的手背,上面有几个结痂的针眼,还有小面积泛青的皮肤,他眼神变得幽深。

    轩辕雪雪见他不说话,收回手,委屈地趴在桌上,“我都没有……”

    “这不是为了漂亮,你不需要这个,轩辕家对你的保护非常严密。”

    雪雪拿起一个黑钻手链,戴在自己手上,在空中摇晃,“那这是做什么的?”

    “保护家人。”司徒弦从她手上接过黑钻手链,带到自己手腕上,“你该睡觉了。”

    轩辕雪雪才不理他,转头看向电脑屏幕,她看到电脑的监控上有一个点不停地闪动。这种信号她见爸爸用过,用来追踪人的。

    “你!”

    司徒弦合上电脑,按住轩辕雪雪的头,“有些事不该知道的不要知道,懂吗?对你没好处的。”

    “嗷。我要是说出去,你会不会杀我灭口?”轩辕雪雪对着他挑眉。

    “这是个值得考虑的严肃问题!”司徒弦突然把她架起来,往外走。

    “哈哈哈……”

    “给我洗澡去,小丫头!”

    轩辕雪雪抱着司徒弦的脖子不松手,“你怎么比我爸爸事还多,我不要洗澡,我不要现在睡觉。”

    “乖,早睡早起身体好。”

    平静的生活没过几天,中东石油的计划被外界眼红,不止几大家族,连容氏也想插一手。

    一项政府会议在A市举行,司徒弦得到消息就直飞A市。

    一下飞机,没去酒店,直接跟官员约见,他要在第一时间拿到准确的答案,一旦项目定下来,司徒家就要改变计划。

    因为这件事,他中午开完会直接奔向机场,路上给轩辕怒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接雪雪回家。

    来到A市,容氏的容勋对这项计划很有兴趣,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非要插一脚。

    司徒弦索性就给他设了一个套,只要现在扑进去的人越多,资金就越多,之后想要操控就方便得多。

    忙了一天,连饭都没吃,晚上回到酒店,一推开门,他脸色就变了。

    “轩辕雪雪,你给我出来,别藏了!”

    一分钟后,一抹小身影幽幽地走出来,嘟着嘴,一脸不满地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除了你,还有谁有胆子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进我的房间。”

    司徒弦脱了西装扔到沙发上,没有说出真相。

    其实是她身上有小婴儿特有的奶香味,当他看到雪雪用的洗漱用品时,他就服了,全部是婴儿用品,使得都十二岁了,还一身奶香味。雪雪仰着头,质问他:“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来这里了?”

    司徒弦解开领带,走向浴室,“我跟你爸爸打过招呼了,让他接你回家。你在我家住得够久了。”

    轩辕雪雪大声吼道:“你又想把我丢开,我们都同居了,我是你未婚妻,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一对!”

    一见她要着急,司徒弦立刻上前,按住她的头,“控制你的情绪,你的身体你不知道吗?”

    “大家都说你一诺千金,你做生意也这么哄人玩吗?”

    司徒弦站在浴室门口,眉头拧成一股,他忍着怒意说:“那你是要当我的生意对手吗?”

    如果她是他的对手或者生意伙伴,他就不会这么纠结了。

    “我要当你妻子。”

    司徒弦走进浴室,拧开水龙头,“不可能,我把你当妹妹,甚至是女儿,就是不可能是妻子。”

    “我是女人,我长大了。”雪雪解开连衣裙的扣子,裙子落在地上,她只穿了粉色的肚兜和小裤裤。

    司徒弦一回头,被她的举动惊住了。

    生气,恼怒,还有深深的无力感。

    从浴室走出来,快步走向她。

    叩叩叩!

    门外敲门声响起,房间里静默得有些压抑。

    司徒弦烦躁地转弯走向门口,头也不回地下命令,“衣服给我穿上。”

    轩辕雪雪急忙把裙子套上,却因为紧张,半天扣不好扣子。

    打开房门,一位婀娜多姿的女人站在门口,露出一抹风情万种的笑容,“司徒弦先生,你好。”

    司徒弦冷冷地发问:“有什么事?”

    “这是您第一次来A市,希望我有这个荣幸能带您好好领略一下我们这座城市的风情。”女人伸出手指,轻轻划过司徒弦的胸口。

    “我方便进去坐坐吗?我们可以慢慢商量……”

    “你给我滚出去!”雪雪冲上来,对着女人厉声呵斥。

    女人显然不知道房间里还有个小丫头,顿时笑容都维持不住了,“这位小姑娘是?”

    司徒弦皱着眉,却没阻止雪雪的行为,他伸手捏着雪雪的衣服,再看向门口的女人,“我女儿。”

    在震惊中,司徒弦关上门。

    轩辕雪雪瞪他强调道:“我才不是你女儿!”

    “那你自己看看,你说你是女人,你跟外面的那个女人有可比性吗?”

    雪雪愣住了,下一秒,一跺脚骂道:“流氓,你们男人就喜欢大胸大屁股吗?恶心!”

    抓着裙子气冲冲地跑进卧室。

    司徒弦黑着一张脸,他还能说什么?他到底做错什么了?救了一小女孩,感情惹上祖宗了,打不得骂不得扔不得!

    在A市待了两天,轩辕雪雪就跟他冷战了两天。

    司徒弦也不是好脾气的人,甚至他是个很骄傲的人,这辈子对家人都没这么好过,却受到了这样的待遇,他明知道不该跟小孩子计较,却还是忍不住生气。

    结果一大一小,一直到坐在飞机的头等舱里,也没说过一句话。

    原本只有两人的头等舱,突然进来一男一女,女人一坐下,就盯着司徒弦发呆。

    女人很漂亮很温柔,轩辕雪雪一下子就慌了,司徒弦喜欢乖巧的女生,他会不会被那个怎么看都符合他要求的女人吸引去?

    忍不住就提高了音调:“不许看,他是我的!”

    “你在做什么?安静点。”司徒弦伸手把人按住,不让她再找事情,看向远处,替轩辕雪雪道歉,“抱歉,小孩子闹脾气了。”

    “不要紧。”

    看向那个女人身边的男人时,司徒弦目光一深,容修,那他身边的女人就是他的妻子了?

    不愿意娶他妹妹,却随便娶了一个娱乐圈里没有名气的小明星,还是个私生女,这是故意给司徒家难堪吗?

    不过没关系,他要去帝都了,到了司徒家的地界,到底是谁给谁难堪,一切还是未知数。

    “呼呼……呼……”靠着他睡着的雪雪突然开始大喘气,司徒弦立刻把人抱到怀里,从口袋拿出药喂给她。

    他跟雪雪之间的孽缘,该找个时机好好说清楚了。

    只是谁也没想到,司徒家接下来会发生那么大的变故,他虽然不喜欢,却也放在心上的妹妹,竟然不是他的亲妹妹。

    那个被他羞辱,逼着离婚的夏念兮才是他的亲妹妹。

    多荒谬的事,却真实发生在他们家身上。

    从医院离开的时候,他把一张银行卡放在司徒音病床边,密码她知道,卡里的钱足够她一辈子优雅地生活。

    最后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司徒音,他转身离开。

    走出病房的那一刻,脑海中不断闪现两人从小到大的相处,他们是兄妹,却比陌生人关系好不了多少。

    如果不是血缘关系牵着,或许只是陌生人而已。

    迎接新的妹妹进家门,把心里的别扭压下去,他在努力适应这个新妹妹,虽然她像个受惊的小鹿,却比司徒音好相处多了。

    所以为了她的乖巧,家里决定热闹一次,给她换换心情,母亲的晚宴是一个合适的选择。

    早就知道会在晚宴上碰到轩辕雪雪,只是看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他之蜜糖,她之砒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悟空看书只为原作者蒙娜莎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蒙娜莎莎并收藏他之蜜糖,她之砒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