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喜上眉头最新章节!

    她咬着牙,动作笨拙地爬了进去。

    而后,守在外面的仆人就听得洞内传出女孩子恶狠狠的威胁:“今晚之事,若敢说出去,我就割了你们的舌头!”

    “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徐婉兮这才起身,拿帕子拍打着身上的尘土草屑。

    “这么隐蔽的狗洞,你是怎么知道的?”徐永宁边走边问王守仁。

    “我见张家老太爷钻过。”

    “快别说话了,以免被人发现。”苍鹿低声提醒。

    虽说他们为了谨慎起见,特地将时辰推到近子时才行动,按常理来说众人正该是沉睡之时,可加倍小心一些总没有错。

    几人连忙噤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摸黑朝着张眉寿的院子走去。

    此时,张秋池躺在床上,仍未合眼。

    他早已熄了灯,却因心事重重而无法入眠。

    黑暗中,少年人一双眼睛仍旧清澈,只是其中神色却闪烁不定。

    他始终不知柳氏犯了什么错,才会被关入后院柴房,但他知道……姨娘自缢之日,也恰好是柳氏出事的时候。

    但世间不会有那么多的“恰好”。

    更何况,在那之前不久,他才查出柳氏外祖家长居湘西,而姨娘与父亲牵扯上的那一年,柳氏恰好就在湘西。

    他知道,姨娘被逼自缢,必是犯了不可饶恕的过错……

    而柳氏不比他那身份卑微的姨娘,轻易了结不得,所以先有柳家人登门,后有柳氏被终日囚于后院。

    柳家人像是默许了什么。

    将一切默默看在眼中的他,本也以为柳氏的结局应与姨娘一般无二,可张眉妍不知因何被罚之后,这些时日一直耿耿于怀的大伯竟忽然将柳氏从后院带了出来……

    而后,祖母昏迷不醒,家中的气氛变得越发古怪。

    他常让范九在下人中去暗下探听,故而对下人们渐渐偏向大房的迹象已了然于心。

    他作为家中身份尴尬的庶长子,似乎本不该过多掺和此事。

    可是,除了庶长子的身份之外,他更是二房的儿子。

    即便没有三妹临走之前的交待,他亦要尽力保护好母亲。

    张秋池悄悄握紧了一直攥在手中的荷包。

    待天一亮,他便去海棠居与母亲当面商量“应敌之策”——哪怕母亲并不愿见到他。

    张秋池正深深思索之时,忽然听得一声“吱呀”的轻响。

    似乎是从窗棂的方向传来的……

    京城燥旱,他夜里总会将窗子留一道缝隙通风。

    可这声音倒不像是窗棂被风吹动……

    下一刻,他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一道黑影——旋即,他便清晰地察觉到……房里多了一个人!

    张秋池惊骇之余,脑海中迅速运转,无数念头齐冒,心底最终只剩下了一道声音——

    这是个机会!

    他忍着没有出声,猛地闭上眼睛,尽量调均呼吸,内侧的手却缓缓朝着枕下摸索而去。

    那道黑影脚步极轻、缓缓地朝着床边靠近。

    黑影驻足,双手举起一把锋利的短剑,直冲着张秋池的心口处刺去!

    谁料他视线中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喜上眉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悟空看书只为原作者非1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10并收藏喜上眉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