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18号刺青最新章节!

    吴州也就是个二线城市,房价却要两三万。

    这还只是均价,贵的要六七万。

    虽然比起北上广深那种——动不动就十几万一平米的“房疯子”要好一些,但也不是正常年轻人能买得起的。

    何况迟青还是个孤儿。

    22年前的平安夜,一个娃娃被丢弃在香山福利院门口,看样子出生没多久,被风一吹脸都发紫了,哭也哭不出,眼看着就要没气儿。

    幸好送快递的小哥眼尖,看见门口地上有个襁褓,赶紧叫来了福利院的干事老迟。

    老迟叫迟铁生,是个退伍老兵,据说打过仗,但又说不清打的是越南猴子、还是美国鬼子。

    他在香山福利院干了10年保安,后来“升职”做了干事,其实就是保安兼保洁。

    老迟救了那孩子,按照福利院的规矩,孩子就得跟老迟姓迟——因为之前老迟陆陆续续救过几个孩子,他们的名字就按“赤橙黄绿青蓝紫”来排了,非常随便。

    这娃娃是第5个被捡回来的,所以就叫迟青。

    用迟青自己话来说,总比老幺叫赤紫(赤字)好。

    尽管名字还算吉利,但迟青一辈子没脱离过赤字。

    15岁后他就开始冒充成年人打零工。

    小子学东西特别快,弹吉他、画素描一学就会,然后就上街卖唱、给人画画。

    但又不能说他聪明,因为这货有点一根筋,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

    别人给他多少钱,他就拿多少。所以赚的一直都不多。

    曾经有个从钱塘来的美院教授,看了迟青画的街头肖像后,感叹这小子可惜了,并想破格收他为徒。

    迟青没答应,瓜兮兮地问那教授到底买不买画,不买走开些。

    就是这么个人,除了学东西特别快以外,好像没什么不凡之处。

    哦,要说不凡,其实当年包裹着小迟青的那个襁褓,倒是有些意思。

    那襁褓摊开以后,竟然铺锦列绣、乌光夺目,九头用墨色丝线塑成的怪兽——互相撕咬、兽血漫天!在氤氲着乳白色瘴气的缎面天空中,九头凶兽面目各不相同,但个个遒劲妖娆,搏杀得惨烈异常,隐隐传递出一股原始的血腥意味。

    老迟找人鉴定过,不说年代,就光这工艺,就是不出世的大师手笔,一副堪称完美的《九兽听蛊图》。

    所以迟青的父母家室,搞不好有些什么了不得的背景。

    但孤儿就是孤儿,生父生母不是死了就是跑了,再显赫或再贫穷,其实都跟孤儿没什么关系。

    孤儿只有自己,一家就一个人。

    这方面迟青很拎得清。16岁那年,他靠着画画和卖唱,搞了张假身份证,在城乡结合部租了个单间,实现了小小的独立。

    转眼又过了6年,迟青22岁。

    住处稍微大了些,一室一厅。屋子里很整齐,柜子里的衣服有男有女、厕所里也有两副牙刷。

    嗯,他有了女朋友。

    可惜这会儿,迟青却在有条不紊地,把属于自己的物件儿,一样样收进箱子。

    他女朋友叫Jessi,这会儿正坐在沙发上,翘着一双大长腿生气。

    看着迟青表情淡然地收拾东西,Jessi终于忍不住了冲他吼道:“你是不是男人?我妈不就嫌了你几句没房子吗?这就耍脾气了?收拾东西要跟我分手?你给我讲讲清楚——至于吗?”

    迟青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你妈说我没爹没娘,肯定买不起房子——我觉得她说得很对。然后我想了想,没房子确实不方便结婚、生孩子、念书。所以我觉得我们迟早要分手的,那不如现在我走,你趁早找个靠谱的,这样比较正确。”

    “你你你……你就用这有气无力的调调跟我说话?还真一点儿火气没有?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去奋斗去赚钱去买房啊?我又没嫌弃你,你倒先甩起我来了!”

    迟青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死样子:“哦,你不用觉得自尊心受伤。我会发朋友圈说是你甩了我,然后我也会假装去借酒消愁几回,这样你的面子就保住了。但我实在没法借酒消愁太多次,毕竟我收入不高你知道的。”

    Jessi一个枕头扔过去,眼泪夺眶而出:“你一点儿都不在乎我!”

    迟青也不躲,挨了下枕头,微笑着说:“我很在乎你。所以我选择对你最好的做法。我知道你要问我,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平静。其实我告诉过你的,一直以来,我就做不出别的表情。伤心也好、高兴也好,都是这张脸。”

    “滚!你立刻给我滚!”

    “好的。”迟青说,“这个屋子租金,本来是我们一人一半的。我会搬走,同时继续出我那一半,毕竟我不想给你的生活带来太大的影响。希望你能尽快找到合租的人,这样比较正确。”

    “去死!!!”

    扛着大包小包的迟青,走在吴州新城宽阔的大街上。

    事实上,分手这件事让他心里非常难受。但是在设想了一夜各种可能性后,他还是选择离开谈了两年的女友。

    这货就是这样,一根筋,只会做他自认为“正确”的事。

    然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时候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