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18号刺青最新章节!

    吴州不靠海,但临着一个大湖,叫天湖。天湖很大,湖岸跨了三省七市。其中,吴州占了天湖最大也最繁华的一片。

    万顷湖水、千里长滩。引无数土豪掏空腰包。为啥爱在天湖边花钱?因为稀缺啊。稀缺资源再贵也能买,因为总能增值、方便脱手。所以富人越来越富,穷逼只能卖血。这就是资源配置和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后果。

    当然这一下子讨论得有点儿严肃了,不太符合迟青一行两人的画风。一边批判少数先富起来的人,一边自己开着阿斯顿马丁one-77跑去天湖畔买宅子,总觉得有点儿像是自残。

    迟青说他不会开车,所以开车的是Vicky。开始Vicky说要去买玛莎拉蒂,被不知道为什么跟着的夏侯嫣哼了句“土鳖”,然后就吃不准主意了。后来夏侯嫣说干脆好人做到底,送了他们一辆one-77。Vicky一百度,才知道这小小一辆跑车要4700万人民币,全世界限量77台,规格超过了标准版的布加迪威航——关键是,阿斯顿马丁有一种复古的范儿,论格调立马不土鳖了。看来夏侯嫣还没放弃拉拢迟青。她知道迟青对这些不感兴趣,但Vicky感兴趣啊!讨好下这个鸿运当头的女孩子,也没什么不好。

    迟青确实不在乎这些。如果让他挑,他就想要辆GMC的商务之星保姆车……因为看见过明星在车里睡觉,好像很惬意的样子。当然这车也就一两百万,他想要随时可以有。但是这会儿,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Vicky适应了一阵子,终于上手了one-77,便载着迟青开始办事。

    两人先是去了迟青的孤儿院,找到现任院长,也没说什么,留下了1000万现金,然后就急急忙忙地走了。

    跟着他们又去了老迟的家里。可惜老迟一辈子都没讨老婆,更没有什么亲人。七个他名义上的孩子,也都暂时不在吴州。

    迟青想了想,又让Vicky把车开到了老迟当年服役的地方,那里现在还是个兵营,公交站台就叫北兵营。

    北兵营背靠古寺,门朝古运河,居然也是处风水宝地。操练中的士兵为这宝地增了些肃杀之气。

    卫兵当然不让他们进门,但这难不倒可以化身为烟的迟青。一下子就找到了兵营指挥官的宿舍。清风过处,只留下一封信和以老迟名义捐的1000万元。

    最后,迟青琢磨了两秒钟,决定不去见前女友了。把自己之前所有的六万块存款,全部通过微信打给了她。然后把手机扔了。

    这个小小的仪式表明:迟青向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自己告别了。

    当然,未来要干嘛依然毫无头绪。

    对这些事,Vicky问都没问,只负责一脚深一脚浅地开车。钱突然真成了无足轻重的小环节,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走了什么运,突然就财务独立到这般程度了。

    “我们去买个房子吧。开个事务所或者别的什么。”Vicky看迟青也没什么想去的地方了,就提议道,“你觉得是买楼还是别墅?既然做事务所,要不要买在市中心?”

    “能不能买个灯塔?”迟青瞎扯着,“或者买段长城也好——最好是一段位于悬崖上方、三面环海的长城。我们把那段长城漆成白色,种点花花草草;然后把里面挖空,住进去。再搞辆小巴车,改装成冰激凌车,没事就躺在白色长城上面,晒晒太阳吃吃冰激凌。就算是下雨天也要烧烤,放养些鸡鸭小羊,最后如果舍不得杀了吃,就都给它们养老。抓鱼烤鱼吧……哈哈哈哈哈……”

    迟青难得情绪波动这么大,一口气说了一长串莫名其妙的话。听起来很文艺,但又具体得有些悲伤。Vicky出现了既视感,好像在哪儿见过这悬崖上孤独的白色长城,上面还开着白色的花。

    驱散奇怪的联想,Vicky说:“别瞎文艺了。这样,我们去天湖吧,在湖边买套大别墅,想干嘛干嘛。”

    “好。”迟青又恢复成了平时的样子,靠在座位上睡着了。

    同样在天湖边上,一个古朴的中式院落里。两个中年人,正在夏侯嫣的陪同下,观看迟青和沈苑的打斗录像。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看起来高俊儒雅,穿着唐装,面目棱角与沈苑有几分相似。正是沈家的家主沈慈航。

    他道:“沈苑输得不冤。虽然使出了蚩尤附身,但到底修为浅薄,只发挥出五龙之力,且意识完全被蚩尤控制。反观这个叫迟青的少年,不但力量远远强于沈苑,打斗的技巧也是炉火纯青。他最后先化烟,再突然现出实体,借助这个变化的势能,直接破坏了沈苑的流星一击。这种技巧,没有几十年的铁血磨炼是不会有的。”

    另一个中年人则是个独眼龙,跟夏侯嫣一样,也是一身白衣,三件套正装无比贴身,连眼罩都是白金的。整体气势比沈慈航强出一截。他是夏侯嫣的父亲、夏侯家的十四当家——夏侯银针,负责家族的赌博业务。

    他看起来严肃,讲话却很温和:“问题是,迟青这孩子,烟火气这么重,不可能有过什么磨炼。而且他表现出来的力量至少有九龙之力,台面地下更是不知多强,这力量是如何得来的呢?”

    夏侯嫣在一旁说:“据他自己说,是九岁时突然获得了一些神秘纹身,然后就失去了对事物的欲望,但却拥有了异能。”

    夏侯银针点点头说:“嗯,这么说,问题还是出在他那些纹身上面。沈先生怎么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