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恶魔人最新章节!

    在回房间的路上,平次不住地夸赞金圣哲运气好,言语间满是羡慕。

    “竟然继承了两种恶基因!两种哪!以后有小金哥这么厉害的角色罩着我,我就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了!哈哈!”

    金圣哲兴奋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提到恶基因不禁又想起了自己的双亲。

    “如果我在警局留下假信息,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麻烦事,我怎么那么糊涂呢。”

    平次收敛起笑容,正色说道:“小金哥,你太天真了!你出了警局后一定有人跟踪你,所以当时就算撒谎也没有用。要知道,一旦被清道夫盯上就很难脱身,那帮人见了恶魔人就像蚊子见到血,哪能轻易放弃猎物啊。”

    平次的话竟然和花沐容所言如出一辙,金圣哲再次担心起妈妈的安危。

    “如果妈妈的恶基因是水熊虫,那么至少她的生命是安全的,阳台的玻璃窗被打碎,她一定是从那里逃出去了。”

    金圣哲这样想。

    但是,她会逃到哪里去呢?

    爸爸金文道平时很少在家,不知道爸爸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在哪工作。现在想来,这也许是出于安全考虑才格外保密。那么清道夫会不会调查到他的工作地点?

    除了双亲,自己没有其他的亲人,父母似乎没有朋友。那么,在目前如此危急的情况下,妈妈会躲进她每日工作的花房,还是独自一人在城市里漂泊?

    不管怎样,父母的处境都极其危险。

    赶快找到爸爸和妈妈!

    这是金圣哲觉得当前必须要做的、最重要的事。

    回到病房,平次一头栽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就鼾声如雷。而金圣哲考虑着父母和恶魔人的事,睡得并不安稳。

    第二天一早,当金圣哲把想法告知平次后,却遭到了后者的反对。

    “你不能这么做!太危险了!”平次吞下嘴里的肉,放下早餐,急忙说道,“你应该待在这,费用什么的先不用管,李院长人那么好,他一定会同意的。”

    “可是这样会给医院和李院长带来危险的!你不是说过‘清道夫不会轻易放弃猎物’么,如果他们找到这里来,后果会不堪设想啊!”

    “这个地方非常隐蔽,清道夫怎么找过来?”

    “我们翻墙时清道夫还在后面追着,当发现我们消失不见后,他们一定会仔细搜索周围。说不定已经进入到废弃工厂里了,继而发现密道,顺藤摸瓜找上门来。”

    “最近三区因为恶魔人频繁活动,清道夫出动了不少人。你作为他们的目标之一,在外边很容易被发现啊!”

    “那倒是正合我意,这样一来,地下医院不就仍然是个安全隐蔽的地点了吗?”

    平次见自己说不过金圣哲,便无奈地叹了口气:“唉!小金哥,你这处处为他人着想的性格,在恶魔人的世界里是很难混的啊。好吧,你打算怎么找人?”

    “我已经想好了,咱们俩回到公寓楼下,兵分两路。一人向东,一人向西,到街边的商铺门市打听,问他们是否见到了我妈妈路过,一有消息就马上联系我,如果没有就下午六点在公寓前会合。”

    平次点头说道:“收集线索哦,也好,我的手机里有苏阿姨的照片。那咱们晚上住哪?”

    金圣哲神秘兮兮地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好了,你只需按我说的做就好。千万注意安全,如果你遇到危险,我的过错可就大了。”

    商量完毕,两人就出发了。这次他们走的是另一条暗道,既是为了避免产生误会,也是为保障安全,天知道清道夫有没有在工厂墙外埋伏。

    为了掩盖住显眼的白色头发,金圣哲买了一件长檐帽,把帽檐压得低低的,再穿上一件兜帽外套。

    公寓周围已经没有清道夫了,一切都恢复往日的平静,甚至连破碎的玻璃窗都换上了新的。

    阳光依旧,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金圣哲犹豫了片刻,还是迈步走上了三楼。而那扇无比熟悉的家门已经被贴上醒目的封条,他把钥匙插入锁孔,却发现怎么都拧不动。

    他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这个房子,这个家,从昨天清道夫的到来开始,就已经不属于他了。

    他悻悻然地后退,下楼。

    虽然他让平次沿路打探消息,但是他还有一个更有效的办法,足以证明妈妈是否安全逃走。

    他来到一楼,敲响了公寓监控室的门,但是没有人应声。

    门虚掩着,他索性推开走进去。

    室内摆着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桌上放有几台显示器,桌子前的墙上挂着数块监控显示器,拼成了一个大屏幕,上面是各层楼梯和大楼出入口的监控画面。

    监控室里竟然没有人,这无疑是个好机会。

    他走到桌前,找到昨天的录像视频,然后点开。一个窗口弹了出来,提示需要输入一个五位密码才能查看。

    这下糟了,他哪知道密码是什么,正在心急时,看到键盘上的数字“0”键闪闪发亮,与众不同,便抱着碰运气的心态伸手连按了五下,幸运的是猜对了。

    他选择播放其中的一个视频,从这个视角可以看到公寓大门周围的一片区域,如果妈妈从楼上跳下来或是从大门离开,都可以在这段视频上看到。

    他把视频的播放时间调到下午六点,画面上尽是持枪而立的清道夫,于是又向前调了半小时,这个时间清道夫还没来,偶尔有几个行人从画面上经过。

    他刚想快进一下,几辆装甲车就出现了,紧接着数名清道夫下车冲入公寓,他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一人。

    王斌!就是这!

    他谨慎地快进视频,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期待着妈妈跳下楼逃走的那一幕出现在眼前。

    几分钟后,几块破碎的玻璃掉到画面的一角,摔得粉碎。他知道到了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