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仙道我独行最新章节!

    齐惠纱自然是知道后面的诗句,只见她迷乱的表情一僵,眼中顿时涌起一片水雾。

    喃喃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说完,脑海中闪现出她和林晨的过往,想起当年二人一见倾心,却因为自己的原因,最终天各一方十年不见。

    齐惠纱心中酸楚不已,抱着林晨放声大哭,手枪也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在林晨的印象里,除了舔眼球的时候流泪,好像这还是齐惠纱第一次在他面前哭,不由得有些心疼。

    但哭作为宣泄感情主要的方式之一,齐惠纱以前都是在强行压抑着,这时候还是让她发泄一下会比较好。

    于是便也不劝,暗暗的用灵力把手铐挣开,一手环着齐惠纱的腰,另一只手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像哄小孩子似的,柔声道:“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

    齐惠纱闻言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像是要把二十多年来压抑的眼泪一次流干,身子抽动不已。

    林晨见状赶紧给她输送灵气护住心肺,虽然他不懂得“怒伤肝、喜伤心、忧伤肺、思伤脾、恐伤肾”这种具体内容,但是过犹不及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任何事都有个度,让她再哭下去恐怕就伤身了。

    见齐惠纱渐渐平复下来,像只小猫似的伏在自己的怀里,林晨这才放下心来。

    以前每次舔完眼球,她也是像这样伏在自己怀中。林晨有些恍惚,像是又回到了十年前。

    齐惠纱的声音却把他拉回现实,只听她幽幽道:“蛋大,我们结婚吧!”

    “纳尼!”

    林蛋大是悚然一惊,没想到齐惠纱会突然这么直白。

    如果是徐茜这么说,林晨估计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但是现在是另一个女孩,而且还是自己曾经喜欢过,甚至是相约相伴终生白头到老的女孩,再加上现在感受着两人中间那对硕大柔软的被挤压变形的大白兔,林蛋大同学心里别提有多纠结了。

    其实林晨也知道,徐茜是不会这么说的。

    因为徐茜虽然也知道他的外号,但是却没这么喊过,她刚开始叫他晨晨,后来就是喊老公,现在分开,又喊他林晨了。

    和徐茜不同,齐惠纱更喜欢叫林晨高中时候的绰号——林蛋大。

    其实齐惠纱这十年来饱受相思之苦,她早在许多年前就得到了林蛋大的消息,满心欢喜的要去找他。

    但是去了后发现,林蛋大已经有了女朋友,两人甜甜蜜蜜,她失魂落魄的回了家。

    再后来,得知林蛋大同学已经订婚,她心气郁结,更是大病一场。

    在得到林晨最近的消息后,就以死相要挟,让老爸帮忙安排了她假装警察。

    对于这个曾经轻生过,动不动就以死相要挟的女儿,齐书记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可怜天下父母心,他只能说声冤孽,然后照做。

    十年前齐惠纱想和林晨一起殉情,被林晨给逃了。

    现在得到消息,安排妥当,本来打算就在超市枪杀林晨,然后和他共赴黄泉的,没想到林蛋大这家伙竟然千钧一发之际不可思议的躲开了。

    这让她很是无奈,又计划了在审讯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