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穿越自带神攻略最新章节!

    第九百二十七章林江离开

    当然了,为了不让江倪误会,林江虽然被她的照顾弄醒来。但见她既然还盖着盖头,他也就没有“醒”过来。就这样“无知无觉”的任由江倪帮他整理好。接着,江倪就又重新回到了她的床上。似乎也没有打算对他有什么牵扯。

    林江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任酒醉,继续睡了过去。明天天没亮他就得离开,还是早些歇息好了。最好是趁着这江小姐还没睁开眼睛就离开。这样,至少不用揭开她的红盖头了。这盖头,还是留给她真正的夫君帮她揭开好了。

    林江装睡,倒是瞒过了江倪。不过,这也是因为江倪根本也不想跟他说什么。他明天就要走,祭司大人也说了,他们是互惠互利的。她是看他比较顺眼,但是他眉宇间的忧愁,让她很不喜欢。甚至是心里不舒服。

    所以,她其实作为朋友在照顾他。她是同情他,感激他,才会帮他整理这么一下。整理后,她就继续回去睡她自己的觉。林江走还是不走,对她来说已经没什么所谓的了。林江睡的快,江倪睡的同样是快。她本来就只是起了片刻罢了。

    等到第二天,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林江果然就独自一个人起身。最后他还是走到了江倪的床边,动手帮她掖了掖被角,便离开了房间。江倪本身就起的早,昨晚睡的其实也不晚。林江帮她掖被子的时候,她其实已经醒了。

    只是,她见林江没有要叫醒她的意思,她也就没有勉强。既然送行的时候,还要盖上盖头,那就干脆装作没有起身好了。相信这林江也不会故意要她戴着盖头去给他送行的吧。

    江倪这样想着,也就没有动作。林江已经打定主意不去揭江倪的盖头。自然也就借口说她太累睡着了,要大家不用叫她起床。林海他们见林江走的这么干脆,也知道他根本就没有见到江倪的面。心里还是为他感到惋惜的。

    不过,这也让他们明白了,命运使然,不到时候,即便是离的这么近,却也还是咫尺天涯。既然命运如此,他们这些人又能说什么呢。说的多,反倒成了他们两个之间的苦。所以,他们都没有再说要去叫醒江倪,林家的人一路送林江出了都中这才折返。

    那时,江倪已经醒了很久了。盖头她自己也已经揭掉,换上了新妇的装扮。林江不在,但林家二老还有哥哥嫂嫂还在。照规矩,她还是要给他们一一敬茶的。江倪乖巧可爱,林家二老看了就很是喜欢。再说了,她可是林江这么多年才娶的妻子,他们怎么会不满意。

    林海和罗宁今天这才是第一次见江倪。林海见过林江的画像,所以再看真人,只是觉得有些恍然。并没有其他特殊的感觉。反倒是罗宁,她本来就是王悦宁,只是没有了记忆,但不代表她没有感觉。青青也是她的好朋友,看到江倪,她只是觉得异常的熟悉。

    当然,除了熟悉之外,那就是亲切和喜欢。这江倪,她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现在已经不止是为了林江的事了。江倪看着罗宁,也觉得很是欢喜。说实话,她也只是一眼就很是喜欢自己这个嫂嫂。此时,她更是感激祭司大人。

    林家二老见这妯娌之间如此和睦,甚至是相亲相爱的模样,他们也是倍感欣慰。虽然还不能马上抱孙子,但怎么说这两个孩子都有了着落。两年后林江回来,相信这都中的一切也会尘埃落定吧。眼下林海的那些姬妾也只剩下了卢雅追,她也做不得数。想着罗宁也该要怀孕了。

    他们也能放心的先回江南去了。那里毕竟是林海的根本所在,虽然大部分生意移到了都中,但到底是初来乍到,需要大后方很多的支持。他们还是必须要回去帮忙坐镇的。朝廷的局势还未尘埃落定,还有场硬仗要打的。

    至于卢雅追,江倪是进了门,但到底还不能算是林江真正的妻子。所以,卢雅追还能保持理智,对她客客气气的。但也不可能像罗宁那样,照顾她,主动跟江倪做朋友。不过,她不动什么歪脑筋也就够了。她,留着以后还有用呢。

    不过到底现在,林江和江倪的事也算是尘埃落定。小锣最后要操心的,就只剩下皇上,还有太子他们的事了。小锣第二天虽然有心送林江,但还是起不来。所以也就没有去。她醒来后,慕容朔就直接带着她回到了慕容别院。

    回到慕容别院以后,她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没有做,或是还有什么事是她该想到,却想不出来。所以她总是有些闷闷的,提不起劲儿来。慕容朔在身边看着,知道她这还是受到了聚魂果的影响。只是,那影响不是让他们一起做了梦,看到了当时她是如何得到百转千回戒的吗?

    难道还有其他的事要告诉她?是了,这聚魂果主要还是跟林江和青青姑娘有关的,一定是还有有关他们的事没有说。但到底是什么事呢?

    慕容朔也怀着这样的疑问,晚上陪着心事重重的小锣一起睡下。果然,二人再次同时入梦。梦中的场景变了,但最先出现的也还是小锣。只不过,小锣走的很快,而她身边,竟然就跟着正在追她的慕容朔。

    小锣和慕容朔同时望向彼此,眼中都闪着激动。这场景,是在告诉他们,他们在小锣的世界里,终于见面了不是吗?虽然看小锣,不,应该说是林子遇了。看她的样子似在躲避这追她的慕容朔。但的眼中可并没有厌恶,反倒是有些招架不住。

    “你干嘛一直追着我跑啊!”林子遇停下,转身不客气的问。

    “因为你在跑啊。你要是慢慢走着,我不就是跟你一块走了嘛。”慕容朔有些胡搅蛮缠,嬉皮笑脸道。那样子,似乎不在乎小遇对他的态度如何。甚至还很享受被她这样不客气的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