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我要当球长最新章节!

    这不是清军陆军第一次吃火箭弹的亏了,最早是在汉中战场上的川兵。那还是火箭炮/弹的第一次登台亮相,就把川兵打的灰头土脸。但是满清落后、迟缓的军情汇,或者说是相对落后的战争布局模式——让四川战局与河南战局完全形成了两个相对隔绝的封闭区,两大战区相互间的情报交流和往来十分之稀少,以至于几个月过去了汪腾龙对于火箭弹还完全没有啥防备。

    所以,当一枚枚火箭弹从天而降落到汤庄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懵了。

    太快了,火箭弹发射的速度太快了!“这不是火炮!”汪腾龙心底里呐喊着。天底下没有那么快的火炮。

    短短六七分钟,十轮,二百枚威力巨大的火箭弹就落进了并不多大的汤庄里。

    连连的爆炸声让整个汤庄都炸开了锅,骑兵旅携带的火箭弹可全都是最重的大号、特大号火箭弹,每一枚都有五六七十斤重。每一枚火箭弹装载的火药量都比威力最大的飞雷弹还要超出的多的多,那爆炸后的威力自然也就要大的多的多。

    一发爆炸,方圆十几丈范围内地动山摇。

    汤庄里的清军如是临到了天地末日,山崩地裂,房倒屋塌。

    残破、残碎的尸体,人的、马的,就像进入了血腥的屠宰工厂,腿、脚、胳膊、头颅、内脏……,这些‘零件’被摆弄的随处都有。鲜血被炙热的火焰蒸发后留下的焦臭,闻到就让人恶心。

    任何一枚火箭弹爆炸后的威力都能将整个农家小院覆盖、毁灭!

    清兵的惨叫声,战马惊慌的嘶鸣声,房屋倒塌的声音,大火燃烧的场景,整个汤庄那就是一片末日。

    任你是坚固的砖瓦房也好,还是破烂的草房草屋也罢,在火箭弹的威力之下都薄的像一张纸一样。而且其中不少还是加料的特殊弹,这个时代的农村又是以草屋土坯房为主,现在这个时候又是气候干燥多风的秋冬交际,一处处明火就自然而然的就被diǎn燃,然后迅速的扩大。

    或是屋dǐng的茅草,或是房前屋后的柴堆,一场大火伴随着连绵的爆炸声和秋冬交际时候的西北风,迅速在整个村落蔓延。

    “撤。撤出村子,快撤!”

    汪腾龙、李天佑就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那么diǎn时间,那么多威力巨大的火箭弹就自天儿降,整个村子被炸的一片混乱,一千多骑兵马队也全部完蛋。

    他们脚下的土地都是颤抖的,他们的腿脚都是绵软的,他们的耳朵都是嗡嗡的。汪腾龙大声的叫喊着,但即使他对面的人也听不到他的喊声。

    汪腾龙自己翻身上马,用行动表示了自己的意思,蒙头从燃烧的汤庄中冲了出去。沿途陆续汇合了一些零散人马,当他在村落南头停下的时候,身后依旧跟随的人马,四品以上军官只有李天佑一个人,其下官兵人数总共只有寥寥百人。而这整个汤庄昨夜里可是聚集了一千七八百骑的啊,光是汪腾龙的亲兵就有二三百骑。汪腾龙一路从汤庄冲出来,沿途陆陆续续的汇聚了一些骑兵,现在总数竟也只剩下百骑!?

    惊愕痛心之余,望着大火熊熊的汤庄,汪腾龙泪如雨下。

    他心疼,他也憋屈啊。这一仗打的算啥?拉开阵仗都没人,甚至人脸都没照面,就稀里糊涂的完蛋了。

    汤庄里,剧烈的爆炸声消失了,燃烧的火焰却越来越大,这些都是马匹惧怕的。尤其是火焰,爆炸声对于经过专门训练的战马而言还可以坚持的住,但是火焰是马儿无法忍受的威胁,汤庄迅速燃烧起来的大火让里头清军的战马立刻陷入了恐惧。而这也是只有这么diǎn人跟随着汪腾龙冲出庄子的主要原因。

    战马多惊了!

    当然,其他的庄子出口肯定也冲出了不少人了,尤其是没有骑马只身逃脱的人,可汪腾龙现下能够指挥的就只剩下这百十骑兵了,还一个个丢魂丧胆,斗志消糜。

    “杀啊……”

    高昂的喊杀声在庄子北面响亮了起来。

    汪腾龙好运的逃出了汤庄,他望着北面,清晰的火光照耀处就是复汉军打出炮弹的地方了,也是高昂的喊杀声响起的地方。陈逆完全不顾外围的四个村落,直接对汤庄汪腾龙本部动手。

    “大人快走吧。汇合了其他队伍,才有抵抗之力啊。”李天佑一拉汪腾龙的马缰。

    单独的看这一仗是没有任何悬疑的。

    汤庄的甘陕骑兵马队整个架子都被火箭弹打零散了,损失惨重,更打落了他们的士气和斗志。

    如果今夜这处战场上只有骑兵旅和汤庄的清军,陈开山这个时候尽可以呼喊着手下的士兵,对着汤庄清军穷追猛打,尽情享受‘丰收’的喜悦了。可是这个战场上还有其他的四股清兵呢,在汤庄遭受袭击后,另外四个村落的清军骑兵马队纷纷集结,钻出村落。虽然他们多少也受到了火箭弹的袭击,但火箭弹数量很少,只是为了骚扰和延迟。陈开山把手中大部分火箭弹集火diǎn‘亮’了汤庄!

    “杀啊……”

    宋元俊大声的高吼着。身后一千马队分作前后左右四队,望着陈开山主力处攻杀过来。

    陈开山则并不担心清军的反击,因为他手中还握着整整一百发火箭弹。

    以骑兵旅空余战马的载力,骑兵旅总共也就这么大的运载量。并没有用马车,因为商水与周家口之间的道路根本不能走马车。清军把大路小路都破坏的干干净净,骑兵旅杀奔汤庄的时候,很多时候走的都是荒弃的田地,也因此黑夜里也难以二次运输。田地里面的地垄一道接着一道,白天还好,晚上很难快速走马。

    “嗖嗖嗖……”

    接二连三的把火箭弹发射出去。浓烈的硝烟和爆裂的火焰立刻将三四百米外的宋元俊部马队给吞没。

    “杀啊……”

    一个骑兵营跃马杀出。马蹄轰鸣,杀声震天。因为地形原因,部队没办法排出整齐的墙式队列。然而说真的,就现在这情况,复汉军这里也根本没必要再玩什么墙式队列。就是‘散兵’,一窝蜂的就把清军的反击给带走了。

    还能最大限制的发挥坐下马匹的速度,取得最好的战果。

    “杀……”

    一支骑枪照着宋元俊心口扎下。武进士出身的宋元俊纵然被一枚火箭弹爆炸的弹片打破了棉帽,鲜血直流,但一身出色的弓马功夫也没拉下半分,人在马背上轻松的就躲闪过了长枪。然后手中马刀白光一闪,一声惨叫就响了起来。

    那刚刚一枪刺向宋元俊的复汉军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