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总裁大人,轻点儿!最新章节!

    霍霆琛笑的异样迷人,一惯冷铸的俊脸,眉眼因为笑意,更显舒朗。

    他伸手再去捞简溪的身体,简溪出于本能去推搡他。

    只是,她双手提不上来力气的厉害,与其说是推男人的胸口,倒像是抓住他的前襟,两个小手软绵绵的,像是没有骨头。

    “你别再欺负我了!你弄的我难受!”

    简溪双腿有些不自知的蹭着内侧的肌肤。

    但是有打底袜在,怎么看都有隔靴搔痒的意思,无论如何也纾解不了身体上渐变火热湿黏的感觉。

    “不欺负你,抱你上楼!”

    说着,霍霆琛揽起简溪的腰肢,就往楼上抱。

    身体腾空,简溪一个应接不暇,出于本能去抓男人的肩头。

    霍霆琛垂首看简溪,见她拧起的眉目间,是没有舒张开的涩意,青涩却撩人,心头,像是被猫尾巴扫过似的,徒惹起一连串的酥麻。

    思及此,想到了那次仅仅是一点儿,他就感觉到了她的温暖和紧致,下月复处如同搅着一团火。

    一时间,一种想要做点什么事儿的感觉,由身体里往外渗,一点点蚕食他尚且还清明的思绪。

    简溪感受男人强劲的心跳,通过衣料,贴着自己的脸,那种律动的心跳,每一下都如同音符敲在自己的心尖上,身体热的更加厉害。

    两个小腿,难耐的磨蹭了一下。

    小腿在磨蹭游荡间,不自觉踢到了男人的腰腹。

    本就体内搅着一团不上不下的火,让霍霆琛难以隐忍,简溪这么一踢,离那处更近了……

    实在难以隐忍人性最本真的反应,他眸间变了色,起了一层烈火的眸底,幽深中透着危险的暗芒。

    不打算再做坐怀不乱的柳下惠,纵然知道今天是两个人第一天确定关系,也抵不过头昏脑热袭来的纷乱感。

    简溪注意到霍霆琛的身体似乎越来越热。

    而她被他用手托着腿弯和腋下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力气在攥紧中变大。

    视线轻扫,她注意到他手背青筋凸出,可见贲张的力量。

    当简溪被抱到二楼,刚到缓步台,她就想从男人遒劲的臂弯中挣脱。

    意识到简溪要逃,霍霆琛不依她,略显霸道的将她往自己房间抱。

    简溪意识到他抱着自己去他房间,在无形中传递给自己某些信息,又惊又恐,甚至还有莫名的期待和兴奋、近乎爆炸的复杂感觉,如冰如火般折磨着她。

    她虽然只经历过一次人事,再加上上次的试探,也不过两次,但她很清楚某些来自身体深处被唤醒的因子,是自己控制不住的高涨。

    “我不行!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简溪口干的厉害,觉得口腔里的水分都殆尽了。

    霍霆琛的眸色很暗。

    “我轻点儿!”

    “那也不行!”

    简溪蹙眉,伸手攥住霍霆琛的手腕。

    “你上次弄的我好疼!”

    她这会儿哭鼻子卖乖。

    想到那日仅仅是一点,就让自己有被撕开的疼,有恐惧的阴影。

    听简溪把话说的有鼻子、有眼睛,霍霆琛纵然身体忍的要爆炸,却还做不到真的不顾她的感受,强行要了她。

    蹙眉,他问:“真不行?”

    简溪胡乱的点头。

    贴合鬓角的发丝被一层薄汗打湿,几根不乖的青丝被咬在她的红唇间,有说不出的诱人风情。

    “你……能不能再忍忍?我……我不是不给你,我是怕……”

    她这个怕包含了太多含义。

    她怕疼不假,却也怕像自己刚刚扯谎说怀孕,更怕当这层关系真的破冰,他不再喜欢自己以后,自己丢了心,也失了身……

    见简溪哀求的样子,霍霆琛薄唇都抿紧成了一道缝。

    紧蹙着眉头,思忖半晌后,他终究没有把简溪抱去自己房间。

    在房间门口,他放下简溪。

    简溪双脚着地,一个身型不稳,往墙边靠。

    “回去吧!”

    简溪能看出霍霆琛隐忍的样子,即使他说话的声音尽可能在压制,也不难听出他沙哑的嗓音中,是没有消弭的情谷欠。

    简溪身贴在墙壁上,小手死死的往掌心里蜷缩。

    相比较他的隐忍,她也不好受的厉害。

    但是又能怎样,没有婚姻横在中间做束缚,她始终做不到和他关系真的破冰。

    “那你……早点休息!”

    说完这话,简溪迈着不自然的步子,往客房那边走。

    霍霆琛转头看向简溪,目光落在简溪纤细的身影上,眼底是化不开的深邃……

    。

    简溪回到自己房间,身贴在门上,小身子顺着门板,往下下滑。

    用手抓了抓头发,她长吁了一口气。

    事情弄到现如今这个地步,她也清楚自己一再不让霍霆琛逾越雷池,有多矫情、有多过分……

    可是,她再怎么想放开,即使知道两个现在的关系发生那种事儿没有什么,但是……总是会在紧急关头,想起一些不该有的事儿,以至于残忍拒绝他。

    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回绝他。

    甚至自己一再吊着霍霆琛的胃口,不是在引起他的兴趣,而是在消磨他对自己的耐心。

    简溪心烦的厉害。

    她很想忽视那种乱糟糟的感觉,可是人不听使唤,脑海中不断如法炮制霍霆琛那双深的能拧出来墨的黑眸。

    。

    退去衣裤去卫浴间冲澡。

    待简溪在卫浴间里褪去最后一层束缚,明显看到上面湿黏的体氵夜。

    那是自己忄青动时有的反应……

    简溪又羞又急。

    在忄青事儿上,男女不会像能力那样做不到势均力敌,霍霆琛忍得难受,她何尝不是被磨得委实想了。

    简单冲了个澡,刷牙时,简溪看着前方镜子里的自己,唇红齿白,明眸桃颊,怎么看自己都觉得眉眼间生了娇里娇气的媚意。

    她一直不觉得自己是那种长相小白甜美的女生,很多女生背后议论她时都说她长了一副勾--引男人的马蚤样儿,这话,她从来不否认,确实,相比较长相清纯的女孩子,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