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总裁大人,轻点儿!最新章节!

    想着自己女儿还在重症监护室,简溪那边也在加护病房,叶斓没有用太多的时间来养精蓄锐,见定的闹铃响了,她也就起来了。

    用了十几分钟简单梳洗一番,没有吃早餐,她拿着拎包下楼,让酒店前台帮自己叫一辆计程车。

    出门等车的时候,与站在酒店外的简建威,不可避免的打了一个碰面。

    简建威一ye未眠,一路尾随载叶斓回酒店的计程车到酒店,就那样不眠不休,一直坐在车里等,等到叶斓再从酒店里出来。

    叶斓视线望过去,看到简建威的脸,下意识皱眉。

    瞳仁里呈现简建威疲倦的面容,岁月的风霜在他脸上留下了年长的痕迹,有些许斑白的头发迎着风吹起,内陷的眼窝,更显他颓丧萎靡。

    用手抓紧拎包,聪明如她,自然不会认为简建威出现在这里是在等其他的人。

    用片刻的时间沉寂了一下自己有所波澜起伏的心绪,再放开攥紧的拎包,她忽视简建威的存在,径直往那辆驶来的计程车走去。

    简建威见叶斓从酒店出来就推开车门下车,自然不会认为叶斓没有看到自己。

    看着叶斓对自己和昨晚对自己的态度如出一辙,像是万年化不开的坚冰,不管自己怎么试图击破都击不破,他不死心,抿着唇,追了上去。

    “我们谈谈!”

    在叶斓准备拉开车门上车的时候,简建威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腕。

    被简建威攥着,叶斓紧蹙眉头。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

    她甩手,试图丢开简建威攥着自己手腕的手。

    只是,简建威攥得紧,她丝毫挣脱不得。

    “那你就听我说!”

    简建威这会儿态度固执,即便已经过了当年还血气方刚的年纪,但是在这件事儿上依旧较真。

    叶斓做不到大庭广众之下和简建威挣扎,但还不想和他有过多、过密的接触。

    “我要去医院,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简建威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叶斓这是在搪塞自己。

    她说“以后再说”,这个“以后”指的是什么时候?

    她今天会躲避自己,不代表她以后会接纳自己,说白了,她要是肯对自己敞开心扉,根本就不可能说“以后!”

    “我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

    简建威用商量的语气和叶斓说话,他不想逼她太紧,也不想吓到她,他只想她和自己坦诚相待,想知道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简建威不肯放手,让叶斓心里突突的犯膈应。

    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她对他早就没有了当初的感觉,就算是还有过去的记忆无法忘掉,但那是过去,只应该存在曾经,而不是现在。

    “我说我了要去医院,你这也没完没了的纠缠,有意思吗?”

    叶斓语气不好,她试图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还是有些失控,语调有些尖锐。

    她用力扯出来被简建威桎梏的手,神色转变清冷。

    “都过去了,就让一切都存在于过去不好吗?你有你的家庭,我有我的家庭,我们都有和和美美的家庭,就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不好吗?而且,你也应该清楚我当初会和你走在一起是为了钱,我这样一个以钱为重的女人,你一再和我拉拉扯扯,就不嫌恶心吗?”

    叶斓丝毫不介意为了和简建威撇清陈关系把自己贬的一钱不值。

    她曾经就是那样一个利益熏心的女人,即便现在有钱了,不会再像当年一样嗜钱如命,但她曾经就是那样一个女人,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被抹杀掉,亦或者改变曾经。

    简建威蹙眉。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叶斓当初和他在一起是为了钱啊!

    他简建威虽然身边没有缺少过女人,但是,一个能走入他心里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不去调查!

    但就是这样,即便知道叶斓和自己在一起是为了钱,他依旧甘之如饴,近乎疯魔般的喜欢她。

    “……我只是想知道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有些喜欢太过沉重,简建威深知自己实在不适合在梁沐欣现在重伤住院的节骨眼儿上和叶斓谈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有忘了她、一直都喜欢她的这个话题。

    “我能过得怎么样?你应该能看得出来我过得很好!我有爱我的丈夫,有懂事孝顺的女儿,有工作,有房有车,女人有的一切我都有!”

    叶斓刻意强调了一下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她拿自己现有的一切和当初的对比,就是要让简建威知道,她这些年过得很好,没有再需要像当年那样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肉亻本,和不喜欢的男人走在一起。

    叶斓略显激动的情绪让简建威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尤其是那一句“我有爱我的丈夫!”,直接道出了她现在活成了一个都应该活成的样子。

    把简建威抿唇蹙眉的样子看在眼里,叶斓继续道:“算我求求你了,我来帝都这边只是为了工作上的事儿,欣儿的事儿完全是个意外,我没想和你再有任何联系,也没有想过会阴差阳错发生这样的事儿。我现在,只想认认真真做我一个母亲该尽的责任,好好照顾我的孩子,我不想再和帝都这边有任何不该有的联系,而且我也不想我的孩子知道我曾经在帝都为了钱和你好过,那样,会毁了我身为一个母亲的形象!”

    叶斓字字发自肺腑。

    相比较自己不堪的曾经,她更在在意的是自己女儿对自己的看法儿。

    她无法想象自己女儿一旦知道自己曾经做过那些荒唐事儿会如何看待自己,又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梁家上上下下的人,而且,她很担心自己的事情被梁沐欣知道,梁沐欣会觉得她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拜自己所赐。

    她不想看到自己女儿对自己失望痛恨的样子,所以,在自己女儿醒来之前,她一定要和这里的人,不该涉及的事儿,撇清关系!

    简建威眼底很明显的震颤一下,他知道,叶斓会和自己说这些话,完全是她心里的真实想法儿。

    她现在过得很安静、很平和,没有任何人打扰她,她不想她现如今平静的人生,再因为自己的介入惊起轩然大波!

    叶斓看简建威垂眸失落,却依旧不肯离去的神情,无奈的发紧。

    “还是装作相互不认识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