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第二十八年春最新章节!

    赵黛琳比于好年长两岁,今年三十,是于好读研时的学姐。她之所以记得陆怀征,是因为曾经在于好的家里翻出过一张她高中时的照片。

    那是一张大合照,照片里一水儿男生,穿着统一的蓝色球服,勾肩搭背站成一排。

    赵黛琳一眼就注意到中间那个身材清瘦五官出众的少年。再仔细一瞅,旁边那个笑盈盈、被男孩勾着脖子搂在前面的女孩不就是于好吗?!

    少年身体半倾,一只手还捏着于好的脸,笑容特干净,清俊的脸在明媚的阳光下,格外惹眼,把身旁的队友都愣生生拍成了背景板。

    赵黛琳好奇地问:“这是你初恋呐?”

    于好没答。赵黛琳就当她默认了,铁定初恋啊,不是初恋能拍这么亲密的照片?而且仔细看看那照片,男孩根本没有看镜头,而是笑得清风朗月垂眼看着自己搂在怀里的姑娘。

    她仔细端详照片中那男孩的五官,标准的帅哥胚子,骨相满分,脸部轮廓清晰,线条流畅干净,笑起来连她这个老阿姨都怦然。加上还是校篮球队的,在学校的时候估计就是一招蜂引蝶的主。

    知道于好在感情上是个冷性子,赵黛琳忍不住问了句: “怎么样,跟这样的男生早恋是不是很拉风?”两人当时站在书柜前,于好的手在码得齐齐整整的书架上来回梭巡,听见这话,微顿,抽了一本出来,低头随意翻了几页又塞回去,眼也没抬,没头没脑地忽说:“他叫陆怀征。”

    那年于好在五班,陆怀征在八班,结果他偏就爱往五班跑。五班的男生爱起哄,都说陆怀征生是五班的人,死是五班的鬼。也不怪别人,连女生排球赛陆怀征喊得都是五班加油,气得八班女生恨不得给他生吞活剥了。不过篮球赛倒是一点儿没手软,打得五班男生嗷嗷直叫唤,在球场上急赤白脸地威胁他——

    陆怀征,你丫等着,下回再来我们班可不放你进来找于好了啊!

    少年在球场上意气风发,弹跳惊人,腾空跃起一个勾手抢下篮板,然后稳稳落回地面,弓背侧过身护住手上的球,还坏笑着跟身后的人大言不惭道:“反正你们进不了决赛,输给我,输给十班,自己选吧。”

    狂,真狂。

    五班男生被激起了斗志,群情激昂、群起而攻之——给我灭他丫的!!!!

    一群男生跟玩儿似的,感情贼好,到了关键时刻谁也都不含糊,竭尽全力使出了浑身解数想赢来着,但还是敌不过八班三个校队的。陆怀征还是队长,三人配合默契,战术八方呼应,打得五班片甲不留、溃不成军。

    陆怀征每每进球,场外的八班女生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为他声嘶力竭地呐喊助威。他性格很好会回应,心情好的时候就笑一下,敷衍的时候就懒懒举下手。不像五班的傅冬辉,五班女生喊破嗓子了,连头都没回一下。

    上半场还没结束比分差距已经拉开了。

    五班男生开始对陆怀征进行各种威逼利诱,还跟场外的于好喊话,一副长辈口气:以后不许你和这小子来往!

    结果被陆怀征用球砸了下后脑勺,“威胁谁呢你。”

    闹归闹,真输了比赛也都大大方方用拳头砸砸对方的胸口表示祝贺,然后一群男生闹闹哄哄得勾肩搭背出校门胡吃海塞去了。

    传说陆怀征家境好,他姑姑有钱,身上穿得也都不是便宜货,人随和没架子,经常有说有笑地跟他那帮朋友在学校门口的烧烤摊吃夜宵。偶尔也会有女生加入,但陆怀征从来没邀请过于好。

    他其实长得不算惊艳,却很耐看。浓眉,眉棱清秀,眼窝深邃,眼神清澈,豹子胆,谁的玩笑都敢开。

    虽然成绩一般,但他历史学得好相当好,回回打满分。而且默得出世界地图,还认得全世界的货币,篮球打得最好,笑起来很阳光,真把他惹急了,也是一二杆子脾气。对学习没什么兴趣,但他会的东西很多,只是他会的东西大多考试都不考。

    说实话,不是什么好学生,但就那性格挺招人喜欢的。

    ……

    于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更没想到他就是宋小桃嘴里常提的林昶发小——二十八岁空军上尉。林昶三个发小里,宋小桃提得最多便是陆怀征,但她从来没提过名字,或许提过,因为她的不屑给忽略了。

    “大二去当兵的,在部队里考了军校,毕业后进了空军特种部队,前阵子去委内瑞拉留学,就他一个,跟全世界最精英的特种兵对抗比武。”

    她记得那天闲聊时一个女生缠着宋小桃问:“长得帅不帅呀?军人是不是都很冷面的那种!”

    宋小桃面泛桃红地说:“很帅,不冷面,特爱开玩笑,很风趣,跟他不怕没话题聊。”

    最后总结,男人的人格魅力还是得靠阅历和岁月沉淀。

    女生见她这样,笑着打趣:“你是不是特后悔太早选了林昶呀?”

    宋小桃倒一点不隐瞒,大大方方承认:“确实很有魅力,但他的工作太神秘,还是我们家林昶好,天天能见着,工资稳定上交,还能偶尔出趟差,我也能给自己放放风——”说到这,她顿了顿,挑眉:“那天,你不是问我怎么坐别人车来院里,就是他送我来的。”

    其实陆怀征除了平时对于好嘴欠,做人处事都滴水不漏的,也是少有的成绩不好里还能受到校领导喜爱的学生了。他虽然皮,但见到长辈都特礼貌,主要还是他带的篮球队帮学校拿了不少荣誉,每个老师看见他都特和蔼地拍拍他的肩以示鼓励。

    那会,他们那届最漂亮的几个女生组了个团伙,不,团体,经常在学校的文艺汇演上模仿少女时代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