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第二十八年春最新章节!

    这飞行俱乐部, 是向家冕跟林一辉还有几个高中同学合资开得。

    包括陆怀征在内,这帮小伙子也算是四九城里的热血小青年, 那都是穿一条开裆裤在警卫大院挤出来的情分,后来陆怀征父亲去世后, 他跟着姑姑离开这院,最舍不得的就是他这帮子兄弟。

    谁料, 到了上学的年龄, 他们几个鬼使神差地又都凑在一起了,闹闹腾腾一路, 直到九年义务教育结束, 几人又同时上了十八中, 中考前夜, 几个男孩子七仰八叉地倒在陆怀征家里的沙发上,问过他想考什么学校。

    陆怀征打着游戏,随口一句:“随便, 考的上哪就上哪吧。”

    他那时候还是贪玩的年纪,对什么都不上心,对学习更是不感兴趣, 乱七八糟的书看得挺多的, 其实他那股聪明劲儿要是认真学学,说不准还真能上三中呢。

    陆怀征当时挺不屑,把游戏机往边上一丢, 懒散地靠在沙发上, 仰天长叹地半开玩笑表示:“不去, 三中女的不好看。”

    那个年纪对女生都有种莫名的好奇,更是难得听陆怀征主动说起这个话题,当时就炸开锅了,兴奋地开始议论起来,班里那个谁谁谁肯定对你有好感,又有谁谁谁主动追过陆怀征。

    陆怀征一概笑笑,不答,继续捞起一旁的游戏机开始打。

    结果屏幕忽然一黑,被林一辉拔了插头,然后笑意盎然地从怀里掏出一碟,笑得极其猥琐地晃了晃:“我前几天刚拷的,看不看?看不看?是怀征最喜欢的苍老师哦。”

    被陆怀征狠踹一脚,笑骂:“去你妈的,赶紧给我把插头插回去!”说完他起身上了个厕所,等回来的时候,发现这帮家伙居然真的就围着他家的电视机观摩起人体艺术。

    那时候林一辉还是个大胖子,坐在他家沙发上,肉层层叠叠的,像是个巨型汉堡。

    陆怀征过去,一掌拍在他后脑上,是真急了:“找死啊!怎么不回你自己家看去?!被我姑姑看见,我饶不了你。”

    林一辉仍由他打,眼神直溜溜的盯着那屏幕,口水都快流了一地。

    其实这帮男孩子平日里都是斯斯文文,除了偶尔逗逗贫,干不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也都是典型的北京男孩。林一辉属于平时说话做事看上去不着三,不着两的,但要真托他办起事来是毫不含糊;向家冕则是典型的贼精,嘴甜讨巧,对谁都和气,没什么脾气;剩下的几个,无论是三大五粗的,还是斯文有礼的,也都重情重义。

    加上陆怀征这个,看着最没脾气,其实也最有脾气。

    跟谁说话都是好嘞,行嘞,挺好商量,真惹急了,脸一沉,瞬间就让你觉得自己矮了半截。

    这么一帮子人混在一块,什么东西没见过,什么东西没玩过。

    向家冕大腿一拍,头脑一热——学开飞机去吧!

    向老爷子一开始是不同意,加上这玩意也没那么好开,只当是这小子三分钟热度,没成想,他还有个空军兄弟,没几天,人就跟民航总局把审批资格证拿下来了。

    向家冕骨子里也硬,不肯拿老爷子一分钱,最后找了几个兄弟,凑了小三百万,把营业执照给办下来了,陆怀征当时还挂职呢,没办法上名字,这钱给了就给了,他倒也没计较。

    但向家冕都给他一笔笔记着,所以,也算是这俱乐部的少东家。

    昨天知道他要过来,家冕就想着,这机会挺难得,干脆把当年的同学全给叫上了,顺便聚一聚。不过这事儿陆怀征是不知道的。

    等到陆陆续续来了一拨人,陆怀征就反应过来了。

    这会儿,林一辉正拉着于好在给她一一介绍,“这是王涛,也是八班的……”

    一戴眼镜的男人跟她挥挥手。

    她点头。

    “这是郑易天。”

    男人冲他笑笑。

    “姜钺,和周迪……”林一辉说完,不等于好开口,姜钺已经开口了,“咱们见过。”

    于好一愣。

    一旁的周迪笑嘻嘻地接过话茬:“在昶哥的婚礼上,你是小桃姐的同事吧?”

    想起来了。

    当时赵黛琳还说周迪笑起来很像一个最近很红的小鲜肉,于好不太关注娱乐圈,但是最近他的广告有点多,留下了印象。

    她刚要说话,陆怀征从后面过来,递了瓶水给她,看了眼周迪,“林昶怎么没过来?”

    周迪挠挠头,那双眼睛太无辜了:“他最近好像跟小桃姐闹离婚。”

    于好听见宋小桃的名字,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目光一下子忘了转开,盯着周迪。

    然后于好发现自己后脑被人拍了下,乍然看过去,陆怀征却没看她,很快撇开眼看了眼别处,咳了声,没说话,微微拧着眉,却有些不耐。

    于好这才发现自己似乎盯着周迪看太久了……

    二十五当岁的男孩儿都不好意思了。

    半小时后,家冕到了,他倒没怎么变,斯方秀气的,五官不出众,唯一一双黑葡萄似的眼镜闪闪发亮,看上去精神奕奕的,急匆匆地从一辆保时捷上下来。

    身后还跟着两人。

    一男一女。

    陆怀征当时靠在门口等,于好站在边上,向家冕过来时,一眼便看见边上的于好,反而率先跟于好招呼了一声,“怀征说要带人过来,我猜就是你。”

    于好也靠着门,低头笑笑。

    向家冕说完,去看陆怀征,两人有些许日子没见了,家冕用手砸了他胸口一拳。

    某人靠着门,纹丝不动。

    向家冕骂:“靠,又结实了啊!”

    陆怀征笑了声,没搭理他,去跟后方那两人打招呼。

    后方站着一眉目英俊的男人,旁边立着个身材高瘦的姑娘,头顶戴着米黄色的编织帽,穿着背心长裙,非常漂亮

    姑娘先是看了眼于好,才把视线移到陆怀征身上,笑意盈盈且意味深长:“好久不见啊。”

    陆怀征淡声回:“好久不见。”

    随后于好感觉肩上一沉,陆怀征手搭上她的肩,侧身给她介绍:“宋子琪,孔莎迪。”

    ……

    宋子琪是个民航飞行员,孔莎迪是个空姐。

    不过这两人关系看着怪怪的。

    同时,孔莎迪也看着于好跟陆怀征的关系怪怪的。

    今天来的这两对“男女”关系都怪怪的,这是俱乐部其他人的感官。

    比如,宋子琪给孔莎迪拿吃得,孔莎迪不吃,偏就自己要重新再拿一块,然后嚼吧嚼吧全吃完,独独就不肯碰他那块,宋子琪给她抽纸巾,她当作没看见,越过他,自己去抽了张,擦擦干净,然后低头玩手机。

    将人无视了个彻底。

    林一辉在旁边看得挺乐呵,忍不住插了句嘴:“哎,对你男朋友不满意啊?”

    孔莎迪哼唧:“他才不是我男朋友呢。”

    林一辉表情变得高深莫测,逗她:“是么,那我可以追你么?”

    孔莎迪侧头看他,甜甜一笑:“可以呀!”

    结果林一辉就被宋子琪咿咿呀呀提着耳朵拎走了,“大哥,我开玩笑呢!开玩笑呢!真不敢!人都说,朋友妻不客气……”不知道是不是宋子琪又加重了力道,林一辉疼得哭爹喊娘,“嘴瓢了!!!!真是嘴瓢了!!!!靠!!我耳朵!”

    相比较孔莎迪,于好就是大嫂般的待遇,调戏调戏孔莎迪,顶多被宋子琪拧两下耳朵。加上这小姑娘本就开放,性格也大大咧咧的,说话不过脑的,谁也没放心上。

    于好就不一样了。

    最皮的林一辉向家冕那几个都是高中就跟着陆怀征生死兄弟,知道陆怀征宠于好宠的,那是一个叫捧在手里怕啐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连跟人打架的时候,顶着一脑袋血的时候一看天下雨了,啥也不管,囫囵一抹脸,转头去给他家于好送伞去了。

    谁要敢动于好的心思,他能跟人拼命。

    那时候,兄弟几个都知道于好是他的底线,平日里怎么跟人开玩笑都行,但一说到于好他就软了。眼见这么几年过去,陆怀征对于好的感情似乎一点儿也没少。

    主要是因为本来就打不过他,现在八年特种兵,怕是他们几个加起来都打不过了,哪敢自讨苦吃。

    所以,对于好恭敬地跟看到自己奶奶似的。

    “嫂子,我给您把空调打开。”

    “嫂子,喝水?”

    “吃点葡萄么?普鲁西特供的,早上刚空运过来的……”向家冕顿了下,说,“嫂子要是嫌去皮麻烦,我去找个人来帮您剥……”

    被靠在椅子上低头看手机的陆怀征,一脚踹开,“行了,滚蛋。”

    陆怀征这几个兄弟里,于好对向家冕最熟,因为那时他一有什么事儿都是向家冕过来通知,有时候他训练没时间,东西都是让家冕捎的,于好看见他,心里莫名有点亲切感。

    两人坐在飞行基地的二楼。

    听着家冕的下楼声,于好坐在沙发上,小声问:“家冕结婚了么?”

    “没。”陆怀征把手机揣回兜里,把矮几上的葡萄拉到自己面前,捡了一颗丢进嘴里,然后递了一颗过去,问她:“吃么?”

    于好伸手接过,低头慢慢撕开皮,“那有女朋友么?”

    抬头的时候,陆怀征起身拿了个盘子回来,重新在她旁边坐下,大喇喇地敞着腿,拿了颗黑不溜丢葡萄捏在手里,然后把手里的牙签插.进去,顺着核割了一下,摇摇头,抽空瞥了她一眼,半开玩笑又漫不经心的说:“你倒是对我的朋友很感兴趣啊?”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