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第二十八年春最新章节!

    于好刚坐下, 赵黛琳就迫不及待围过来,一脸宿醉相:“听说你老公回来了?”

    于好给自己倒了杯水, 慢条斯理地喝,嗯了声。

    赵黛琳上下一打量, 发现破绽,穿得还是昨天那身衣服:“你昨晚没回家?”

    于好仍是慢悠悠喝着水, 有点烫, 她小口小口地吹着气,红着脸别开头, 本以为赵黛琳要缠着她问东问西的, 她其实也做好跟她深入交流的准备, 但显然, 赵黛琳今天没什么八卦的兴趣,转头从兜里摸出手机,快速打开一个界面, 丢给她:“你看看吧。”

    于好放下水杯,狐疑地捞起手机。

    手机界面停留在狄燕妮的微博上,第一条热评就是前不久在她的讲座上, 企图用硫酸泼她的粉丝, 扬言要给某些人惩治。

    这条热评还被狄燕妮回复了。

    狄燕妮:请你理智。

    对方回复:燕妮,我爱你。

    赵黛琳抱胸靠着,低头看一眼正在看手机的于好, 说:“正好他回来, 我觉得这事儿你要瞒他瞒不住, 找个时间跟他商量吧。”

    “他部队事儿多。”于好头也没抬。

    “上回不是有德安的人跟着你么,实在不行,让他再安排几个,别真让这疯子有了可趁之机。”

    ……

    德安那事儿她也是后来才知道,为了防止胡建明对她再次行凶,霍廷就派了几个保镖跟着她,等她自己发现的时候人都已经跟了好久了。胡建明的事陆怀征不让她管,于好也便没有再特意去搜集消息。

    但于好实在不习惯这样走到哪都被人跟着的感觉,后来霍廷就把人撤了,直接派人改去盯胡建明了。直到,上个月,胡建明被抓。

    胡建明被抓这件事,从起初的调查到最后的抓捕都是霍廷跟家冕暗中进行的。

    胡建明的微博账号上有大量关于未成年儿童的裸/照,他关注的甚至都是一些性/爱色/情网站,家冕直接盗了他的微博账号发现,他私底下跟一个叫呼吸机的账号联系紧密,翻查两人以往的聊天记录,家冕发现,两人之间都是用暗号在交流,非常简洁。

    呼吸机:有新钻石到了。

    胡:几分?

    呼吸机:三十分。

    类似这样的对话,在私心中很常见,家冕起初以为是普通的钻石交易,可每周几乎都有这样的对话交易,家冕非常不解,问一旁的霍廷:“他很有钱?”

    霍廷西装革履窝在沙发上,双手交叠成塔尖样儿,暗忖片刻说:“除了我给他那百分之三的股份,他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哪来的钱买钻石。”

    说完,霍廷凑上钱,看了看那聊天对话,笑了下,“这是暗号。”

    家冕回头瞧他:“什么暗号?”

    霍廷笑得高深莫测,“你觉得什么交易需要用到暗号,对胡建明这种人?走私军/火、贩/毒,他也就吸吸/毒的胆,还剩下什么?”

    家冕恍然大悟:“卖/淫?”

    霍廷淡声,“你注册个账号,跟这台呼吸机联系试试。”

    家冕很快注册了账号,把头像跟相册都换成了女人的裸/照,然后关注了几个色/情网站及博主,这几年净网力度大,类似这种博主账号都是狡兔三窟,注册一个账号放一枪就撒丫子卷铺盖跑路,奇怪的是,这些人总能透过各种奇奇怪怪的渠道聚在一起。

    他跟呼吸机联系上,对方很快回复,“买钻石?”

    家冕学着胡建明的语气,“成色?”

    霍廷在一旁忍不住笑,“不错,孺子可教。”

    家冕呸了声,“要不您来?”

    霍廷摆摆手,“你叔叔我老了,有那心,也没那精力了啊。”

    “……您真不打算跟姑姑要个孩子啊?”家冕边回复边问。

    “不要了,她年纪大了也受不了那罪。我们有怀征一个就够了。”

    家冕低头笑笑,真情实感地羡慕:“您是拿怀征当亲儿子,这小子以后要是不好好报答你们,看我不抽他丫的。”

    霍廷抿了口水,不信,“得了吧,你打得过他么?”

    家冕:“打不过,我站在思想的高度上制裁他不行么?”

    霍廷笑笑,继续喝水:“传说中的键盘侠么?”

    家冕也笑了,注意力重新回到电脑上,对方给了他一串地址,“成了,这周六。”

    “这么容易?”霍廷狐疑,“你别给人耍了?”

    “这人很警惕,说不做生人生意,我就报了个名字。”

    “你报了胡建明?”霍廷拧眉。

    “我又不傻,报胡建明万一他找胡建明确认怎么办,我报了我一朋友的名字,您别误会,他不是干这行生意的,就是一夜场大佬,混夜场的没人不认识他,没想到我这朋友还真挺好使的,人一听他的名字,把地址给我了。我这周先去探探敌情。”

    家冕试探敌情回来整个人就疯了。

    对方给的地址是个破旧小区,墙体剥落,扑簌簌落着灰,从楼栋进去,一股潮湿之气扑面而来,等他转上三楼的时候,在一扇小木门面前停住,给他开门的是一个小姑娘。

    还是个初中生。

    家冕一开始以为自己走错了,可小姑娘的眼神又让他觉得自己没有走错,他要找的人似乎就是她。

    “三十分,你知道什么意思么?”家冕气得直咬牙,霍廷坐在老板椅上,淡定且飞快地签完字,把文件夹一收,抬头看着他,“什么意思?”

    “初三。六十分,就是高三的意思,过了六十,说明对方已经成年,没过六十的,都是未成年,胡建明就是个恋.童癖!他找的全是三十分!”

    “这些初中生哪来的”

    “都是一些技校的学生,为了钱,为了手机,有的仅仅只是为了一顿饭。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现在的感觉。”家冕有点抓狂,没人理解他当时在里面的感受。本想去打探点消息,深入了解一下这个组织,没成想是这么小一孩子。

    霍廷狐疑地看着他。

    家冕挥手,“得,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下不去手。”

    “你不怕那姑娘回去跟呼吸机告状?”

    家冕叹口气,懊恼地抓抓头发,看着霍廷道:“所以,我把她带回来了……”

    “你有毛病啊?!”

    家冕掏掏耳朵,“你别喊啊,人就在外面站着呢。”

    “靠。”霍廷忍不住骂了句脏话,“你会害死她的!”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