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开天录最新章节!

    ‘世事如潮水,命运如朔风……人是枯萎之叶,随风乱飘零……’

    魔章王歪着脑袋,面孔扭曲的看着飘零剧团的团长被一道道从天而降,精准而凌厉的光芒打成粉碎。

    他的耳朵边,突然响起了曾经偷听到的,团长在无人之时轻轻唱过的歌谣。

    据说,这就是飘零剧团名字的来历,这歌谣,还是团长的老祖母留下。

    团长并不年轻,也不是那种倾国倾城的美人。

    之所以带着面纱,只是因为她出身部族的民俗,揭开她面纱的男子,会是她的丈夫。

    她也并不强大,不是那种隐藏在红尘中扮猪吃老虎的老魔头,她只是一个温柔的,温顺的,小心翼翼的接过长辈传承的剧团,带着一群可怜人在如潮世情中挣扎求活的小女人。

    她很温柔,很温暖。

    当她倾尽整个剧团最后一点儿钱财,买来药剂救活重伤的魔章王。

    她不知道,在魔章王的心里,她已然成为了母亲的象征。

    否则的话,魔章王早就离开了剧团。

    他心知肚明,他是一个不祥之人,他若是留在剧团,很可能给剧团惹来麻烦。但是为了那温暖的笑容,为了能倾听这首凄凉的小调,他留在了剧团。

    不顾昔日的身份,犹如一个无赖,带着一群孩子四处吃霸王餐。

    哪怕一次次被打得陷入假死状态……他也乐此不疲。

    其实说真的,陷入假死状态真不好受,比真正的死亡也差不了多少。虽然每次假死之后,他觉醒的天赋神通都会变得强大一些,但是……那该死的滋味,真不好受……

    “团长……不要……”魔章王跪在了地上,任凭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战士欢呼着扑了上来,七手八脚的抓住了他。

    “抓住了,抓住了……三连城唯一真正的血脉,传说中罗睺魔王的后裔……三连城的堕落王子戈摩罗!”一名满脸大胡子的战士一把抓着魔章王的脖子,酣畅淋漓的仰天狂笑:“我们可以回家了,我们可以回家了……哈哈,我们抓住他了。”

    魔章王身体摇晃着,任凭这群家伙抓着自己的脖子,自己的胳膊,甚至有人抓住了他的两条腿,犹如一群屠夫抬着一头洗扒干净的大羊,准备将他弄上烤架一样将他抬了起来。

    天空中,百多个三连城的宫廷法师冉冉飘落,他们俯瞰着魔章王,枯瘦的面颊上也满是笑容。

    长达十几年的追杀,终于要有一个结果。

    十几年了,他们离开家乡已经十几年了,就是为了魔章王这个该死的家伙。

    现在,终于可以回家了,不仅如此,他们带回了魔章王,他们终于可以开启三连城的终极防御体系,开启属于三连城王族的秘密宝库,让逐渐衰落的三连城重新辉煌、强大。

    任务,终于完美完成。

    至于死掉的这些人……无非是一些流浪的野人,一群下贱的妓-女、小偷、恶棍、无赖,这些人活着,只会让这个该死的世道变得更烂。

    他们死了,这个世界的空气都会变得清新许多。

    三千多战士,百多个宫廷法师同时笑着,欢欣快慰的笑着。终于是抓住了这家伙,这得多亏了六道宫配合。

    唯有在六道宫这种‘安全’的、‘有规矩’的地方,这个奸猾的戈摩罗才会放松警惕,才会犹如一个乖巧的孩子一样熟睡着,让他们完成了完美的包围圈将他生擒活捉。

    最完美的是,因为这些野人、贱民的关系,戈摩罗居然放弃了抵抗和逃跑。

    负责抓捕魔章王的这些战士、法师绝对不会忘记,过去他们曾经有好多同伴发现了这个自身实力低微的混蛋王子,可是他手持三连城王族的秘宝,虽然一次次被重伤,可是那些负责抓捕他的战士也死伤惨重。

    这一次他居然没有反抗……

    身披金甲,满脸虬髯的雄壮大汉带着一群下属,快步的来到了魔章王身边,他低头俯瞰着一脸死气沉沉的魔章王,突然咧嘴笑了:“戈摩罗王子……终于见到你了,不容易。”

    魔章王低声的唱着凄凉的小调:“世事如潮水,命运如朔风……人是枯萎之叶,随风乱飘零……”

    一遍又一遍,泪水不断的从眼眶里流下来。

    虬髯大汉惊愕的看着魔章王,他伸手拍了拍魔章王的面颊,低声咕哝道:“嗯?吓傻了?不过,也无所谓,我们要的是你的血脉,只要将你活着带回去就好,至于其他嘛……没人会在意的。”

    魔章王眯起了眼睛,他的心绞痛,泪水不断从眼眶里涌出。

    他四周一片黑暗,唯有飘零剧团那些熟悉的面孔在眼前不断的浮现。他白皙的皮肤下一圈圈蓝色、紫色、黑色、绿色的圆环不断浮现,他的皮肤变得五颜六色的,看上去好生诡异。

    “该死?你这是,要觉醒神通么?”虬髯大汉愕然看着魔章王,他笑着摇了摇头:“不,不行,戈摩罗王子,你还是乖乖的睡着吧,等你醒了,我们已经回到了三连城……”

    “这么多年了,你不想念三连城么?”虬髯大汉大笑着,他拔出佩剑,倒转握剑,用剑柄狠狠的撞在了魔章王的后脑勺上。

    剑柄沉重一击,正常人早就昏厥过去。

    魔章王的后脑勺,他的骨头犹如融化的胶质一样,软塌塌的顺着剑柄的力量陷了下去。

    虬髯大汉用力一击,居然落了空处,剑柄所及之处,完全没有半点儿实在的感觉。

    他愕然一惊,突然大声吼道:“来啊,伺候戈摩罗殿下服药。”

    一群宫廷法师已经降落到离地百米的高度,几个最苍老的法师从空中急速落下,急匆匆的到了魔章王身边,掏出一个淡黑色的玉瓶,硬生生掰开了魔章王的下巴。

    “美人酥……”一个三角脸老法师怪笑了起来:“听说,以前王子殿下在三连城,最喜欢让女人喝了这宝贝后再和她们欢乐……只要喝了美人酥,浑身瘫软无力,任凭王子殿下享用,哪怕是命池境的高手都扛不住这种药力……”

    “王子殿下,您有命池境么?”

    黑红色,散发出淡淡香气的美人酥灌进了魔章王的嘴里,顺着喉咙流进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