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开天录最新章节!

    黄金铸成的大殿中,侍女为奥西里斯送上了香醇的葡萄美酒。

    美酒在硕大的水晶酒杯中散发出浓郁的琥珀光,奥西里斯轻松的斜靠在宝座上,喝着美酒,同时轻轻的哼着小调。

    巫铁盘坐在大殿中,通体金灿灿,闪烁着五颜六色宝石光的丰收之树正从他的头顶,缓慢的沉入他的身体。

    一条条金色的根茎温和的在巫铁的经络中穿行,随后化为金色的微粒,和巫铁的身躯融为一体。

    高有百丈的丰收之树放出浓郁的神光,随着他缓慢的进入巫铁的身体,巫铁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敞开,一缕缕亮晶晶的天地元能不断的向巫铁流淌过来。

    巫铁的身体,对天地元能突然充满了奇异的吸引力。

    如果说之前巫铁对天地元能的吸引力是一,丰收之树只是一小部分根茎进入他的身体后,他对天地元能的吸引力就已经达到了一百。

    此刻他修炼的速度,是之前的一百倍。

    更加可怕的是,之前巫铁吸入体内的天地元能,总会有一小部分随着他的呼吸和运动,随着体内的一些杂质流出体外,重返天地之间。

    而丰收之树……让所有的天地元能彻底锁死在巫铁体内,没有一丝一毫散溢。

    巫铁全身都荡起了金光。

    以灵魂之力内视,巫铁的每个细胞都变成了金灿灿的小太阳,一缕缕极细的金色光雾不断从这些细胞表面升腾而起,相互缠绕后,化为一道道精纯的法力不断融入他眉心。

    天锁重楼虚影在巫铁身后浮现。

    两条螺旋状光带中,无数条极细的光丝相互缠绕,化为三十三道光芒辉煌的重楼天锁。

    巫铁眉心一缕缕金色法力不断升腾而起,向着第一道重楼天梭缠绕过去。

    金色法力在一根根极细的光丝上迅速的蔓延,逐渐的侵蚀、剖析光丝上的天地玄机,一根根光丝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的剥离、崩解,化为无数点极细的光点融入巫铁身体。

    巫铁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就逐渐变得强大,光丝崩解时,定然有一道水缸粗细的金色洪流注入他眉心,他的法力修为顿时离开向上跳上一大截。

    “我是一个可耻的逃兵……”奥西里斯喝了一口酒,叹了一口气:“不过……用那个家伙的话来说,虽然难听了一些……我奥西里斯,毕竟是一个带把的爷们。”

    “虽然你们逼迫我做逃兵……是你们逼我离开战场……”奥西里斯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悲哀,恼怒,以及浓浓的悔恨,还有深沉的寂寞在他脸上完美的融为一体,让人莫名的有一种极强的悲呛感。

    “活下去啊,奥西里斯……带着我们的份额,活下去……将我们的名,说给后世的人听……让我们的名,不至于被岁月长河冲刷干净……让后世之人,铭记我们的名,铭记……”

    “铭记曾经有一群傻子,为了他们……抗争过,战斗过,拼命过……死过。”

    “多么高大上的借口啊,你们带着荣耀去死了,而我,一直背着逃兵的黑锅,一直一直的活下去……都是什么烂借口嘛,奥西里斯啊,你掌握的是死亡之力,所以,你能活很久啊……”

    “这是理由么?”

    “你的死亡之力,可以让你保护的人和物近乎永恒的存在……这也不是理由啊。”

    “我的朋友们,我的兄弟们……我睡在棺材里,可是我不得安眠……我想你们了……你们,知道么?”

    两行清泪从奥西里斯的眼角流淌下来,落地后就变成了一颗颗拇指大小的黑色水晶。奥西里斯放下手中酒杯,双手捂着脸,无声的哭泣着,青白色的脸皮上,两个眼眶变得通红、通红……

    “我的兄弟们,我想你们了……你们可以英雄一样的战死,而我只能像蛆虫一样苟活。”

    “可是,有人来了,有人来了……他们来了,我会按照你们的吩咐,让他们带着我们的种子回去。”

    “希望他们,能够……或许很艰难,但是我只能希望他们,能够做到。”

    “这个小家伙,显然已经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可,他是可靠的……所以,我将丰收之树给了他。”

    “那些家伙……可都不是好人……可是,或许坏人能活得更久吧?让他们作为种子的载体,是最好不过了……就算他们被杀死了,起码,种子已经传播了出去。”

    奥西里斯放下双手,擦干净了脸上的泪水,端起酒杯,狠狠的喝了一大口。

    丰收之树已经有大半没入了巫铁的身体,他此刻对天地元能的吸引力,已经从之前的一百,变成了一千,甚至是两千、三千。

    天地元能化为亮晶晶的光茧,整个包裹住了巫铁。

    光茧的体积变得越来越庞大,一道道元能洪流不断的注入巫铁的身体,他眉心的金光越来越浓烈,光亮越来越强烈。他的身后,不断有各种巨人、山岭、飞龙、玄龟之类的虚影闪烁。

    “嗯,领悟的都是一些肉体战斗侧的神通?”奥西里斯微微点了点头:“也没错,肉体战斗侧的神通,皮粗肉厚的,用来保命是极好的。”

    用手抓了住脑袋,奥西里斯低声咕哝道:“不过,你不能给外面的人说,你拿到了我的丰收之树,这会给你招灾惹祸,你现在的修为,可真不怎么样。”

    “那么,小家伙,给你一点点看上去不错,但是不至于引起人太强窥觑的东西吧。”奥西里斯沉吟了一阵子,他看了一眼巫铁腰间缠着的锦鲤。

    “粗制滥造的玩意……”奥西里斯咧咧嘴,摇了摇头。

    他沉吟了一阵子,就向大殿外一招手,一尊高有近千米通体漆黑的鹰头男子雕像就走了进来。

    奥西里斯手一指,鹰头男子雕像身上那套华丽至极,通体用黄金铸造而成,表面用大块大块的青蓝色宝石镶嵌出完美几何图案的,背后还有一对儿黄金大翅膀的甲胄就飞了出来。

    这套甲胄很简单,并没有覆盖全身,只笼罩了前胸和后背,还附带了一截短短的裙甲。但是背后的那一对儿金色翅膀极其宽大,向前一卷,就能将人整个包裹在内。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