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看书 www.wukong.la,最快更新开天录最新章节!

    巫铁依旧很安分的被锁在遁龙桩上。

    圆峰四周,数百座大大小小的山体流光溢彩,各色光霞冲天而起,各种阵器在光霞中若隐若现,但是总给人一种行尸走肉的感觉,没有半点儿灵性可言。

    三名长袍高冠,面容清癯的老人站在圆峰上空,手指上不断喷射出丝丝火光,在空气中留下了一抹抹深深的印痕,不断的将其打入圆峰中。

    一座高有十八层,每一层都是飞檐斗拱,造型美轮美奂,通体镶嵌了不知道多少颗金刚宝珠、舍利宝石的黄金玲珑塔悬浮在三名老人身后,正随着他们的动作,缓缓的向圆峰沉降下去。

    九龙炉被毁,用来拱卫大晋故太子陵寝的万龙镇八荒大阵的阵眼就失去了掌控,这三位老人正在用一件品质比九龙炉更高,威能比九龙炉更强的玲珑塔取而代之。

    只是之前的所有阵法布置都是围绕着九龙炉来布置,更换了阵眼重宝,就必须对阵法禁制进行微调,以便让阵法中的诸般设置能够和玲珑塔完美对接。

    三位老人显然在阵法一道上有着可怕的造诣,如此一座气势恢宏、覆盖方圆千里山岭的巨型大阵,更迭阵眼重器这样的繁杂事务,他们只用了短短七八个时辰就已经完成。

    散发出惊人威势的玲珑塔缓缓融入了圆峰,四周的光霞一阵变幻,顿时就万条巨龙虚影从一座座大山中冲出,栩栩如生巨龙虚影在虚空中宛如活物一样蜿蜒奔腾,释放出让人窒息的恐怖压力。

    巫铁不由得骇然,这万龙镇八荒大阵还没真正的开启,只是阵法成型一瞬间释放出的威势,就给他一种当日直面巫狱和羲不白两个老怪物的感觉。

    这是一座可以正面对抗神明境大能的恐怖大阵!

    这样一座可怕的大阵,它的阵眼重宝居然被一群负责看守大阵的青年给整崩掉了!

    巫铁的嘴角抽动了一下,这事情,有趣了嘿!

    三个老人重新布置大阵,更换镇压重宝的过程中,红裙少女和三百多青年都乖巧的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纹丝不动,一个个乖巧娴静得厉害。

    唯有野蛮少女‘咔咔咔’的笑着,她坐在离巫铁不远的一块大石头上,身边已经堆了七八个硕大的空酒坛子,如今正拎着满满一坛子老酒,‘咕咚咕咚’的往嘴里灌。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隽永凝实的酒香,好像实质一般的酒香不断的往巫铁的鼻子里灌进来,引得他涎水长流,恨不得将野蛮少女手中的酒坛子一把抢过来过个瘾。

    只是,有十几名气息森严,身披重甲的中年汉子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森严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巫铁。

    巫铁琢磨了一会儿,他还是老老实实的靠在遁龙桩上,老老实实的摆出了人畜无害的阵仗。

    三名老人完成了阵眼重宝的更换后,他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飘身到了山下面的大湖边,用清水洗了洗手,整理了一下衣衫袍服,这才重新回到了山顶上,缓步走到了巫铁面前。

    三个老人一字儿排开,面无表情的打量着巫铁。

    过了好一阵子,正中一老人缓缓开口:“身份,来历!”

    巫铁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干笑道:“大晋六品侯爵龙江候,大晋新辟州治大泽州州军主将,奉军部枢机殿军令,帅麾下大军开辟直达大武神国腹地的秘径。”

    开口询问的老人肃然摇了摇头:“大晋的年轻人,一代不如一代。老夫问你身份来历,你居然连自家正在执行的军务都报了出来……泄露军机,是死罪呵!”

    巫铁苦笑看着老人:“若是我不说?”

    老人用力的点了点头:“严刑拷打,你自然会说。”

    巫铁恼火的瞪了这老家伙一眼:“既然如此,为何我不提前说出来?”

    老人冷哼了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上多了一支通体青绿色的青铜戒尺,然后重重的一尺子拍在了巫铁的面颊上:“狡辩……老夫生平,最讨厌做错了事情还狡辩的娃娃。”

    ‘嘭’的一声巨响,巫铁面颊上大片火星溅起,青铜戒尺上的力道沉重异常,而且有一股极其怪异的惩戒、教训的大道奥义蕴藏其中。

    以巫铁如今的身体素质,都被这一戒尺打得头昏目眩,虽然面颊不怎么痛,但是脑子晕沉沉的很是难受。

    “你身为大晋军人,就算落入敌手,无论敌人如何严刑拷打,你都要守口如瓶。”老人紧握着戒尺,看着不断摇头的巫铁沉声道:“哪怕是拷打致死,你也不能泄露任何有关自己的信息,或者正在执行的军务。”

    巫铁吐了一口气,看着老人没好气的说道:“你的意思就是,我应该什么都不说,然后你们就能顺理成章的毒打我一顿?”

    老人用力的点了点头:“身为大晋军人,这是本分!”

    巫铁眨巴着眼睛,呆呆的看着这一脸肃然的老人。这话的确没假,身为大晋军人,落入敌人手中,他的确不应该开口说半个字。

    可是巫铁毕竟不是‘霍雄’,他对‘大晋军人’这头衔并无半点认同感。

    而且他总觉得,这老家伙的话里面全都是套!

    反正在这老家伙面洽,他如果一个字都不说,自然是一通严刑拷打。

    但是如果他开口说了一个字,那么老家伙也有足够的借口一通暴打。

    刚刚不就是,巫铁刚开口说了自己的身份来历,就被这老家伙抽了一戒尺么?也就是巫铁身子骨坚实,以刚才这老家伙的力道,换成普通胎藏境的体修,修炼的功法稍微差点,这一戒尺足够打掉他满口大牙!

    这老家伙,不是个好东西。

    “敢问,您是?”巫铁吐了一口气,恼火的看着手持戒尺的老人。

    “老夫,大晋神国东宫文相苏禾。”老人把玩着手中戒尺,目光闪烁看着巫铁:“老夫当年,还执掌安阳学宫,堪称天下师……教训你这毫无气节的小小六品侯,那是名正言顺的事情。”

    东宫文相,巫铁眸光闪烁。

    东宫文相,按照大晋官制,负责辅佐东宫太子,为东宫太子挖掘人才、培养心腹文臣,同时有传授东宫太子各种政务之道的重责。

    而安阳学宫,那是大晋神国官方的最高学府,大晋神国朝堂上七成的臣子出身安阳学宫,苏禾负责执掌安阳学宫,他的确有资格被称之为‘天下师’!

    苏禾手中的戒尺,不知道曾经打过多少亲王、公爵、皇亲国戚。

    区区一六品侯爵,他自然是有资格教训,有资格惩戒。

    巫铁在心里骂了一句粗口,然后他微笑着开口:“老大人……您现在,是大晋秘榜通缉悬赏的乱臣贼子,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开天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悟空看书只为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血红并收藏开天录最新章节